學習專欄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學習

毛澤東動情掉淚的故事

作者:管理員發布:2019-10-11 15:12 閱讀:3278次

    世紀偉人毛澤東胸懷博大、豁達豪爽、無私無畏、意志如鋼,是條平常輕易不流淚的硬漢子。即便愛子毛岸英在朝鮮戰場光榮犧牲,他也未在公開場合落過淚。但是,在他那波瀾壯闊、雄奇豐富、功勛卓著的革命生涯中,卻還是有那么幾次落下熱淚的時候,是個愛動感情的人,呈現出溫情細致的一面。雖然素有“男兒有淚不輕彈”之說,可也公認“無情未必真豪杰”。毛澤東正是這樣的人。對此,毛澤東有過一次言簡意賅的明確闡述——1937年在延安當他看到賀子珍去意已定時,極力挽留她。他知道,她這個時候提出要走,同自己有關,曾經說了一番十分動情的話:“我這個人平時不愛落淚,只在三種情況下流過眼淚:一是我聽不得窮苦老百姓的哭聲,看到他們受苦,我忍不住要掉淚。二是跟過我的通訊員,我舍不得他們離開,有的通訊員犧牲了,我難過得落淚。我這個人就是這樣,騎過的馬老了,死了,用過的鋼筆舊了,我舍不得換掉。三是在貴州,聽說你負了傷,要不行了,我掉了淚?!?/span>

長征途中與建國后曾兩次因賀子珍傷感落淚

    毛澤東與賀子珍的婚姻是中國革命史上最令世人矚目的紅色婚姻之一。二人1927年10月相識相知、1928年相戀結合。他們的婚姻生活歷經十年之久。這十年,恰恰是中國革命最艱苦的十年。這十年,毛澤東歷經了政治上的起起落落,在他最艱難的時期,賀子珍始終伴隨著他,同生共死,不離不棄,相濡以沫,共同面對政治上和人生中的風風雨雨。這十年,賀子珍還“年頭一個年尾一個”地為他生了十個孩子,在極其惡劣的戰爭環境中盡著為人妻為人母的責任。也是這十年,賀子珍的精神和肉體承受了太多的傷痛:與父母和兒女生離死別,慘失弟弟,艱苦條件下頻繁生育帶來的病痛,還有長征中因敵機轟炸為掩護戰友留下的十幾塊常讓她陣陣作痛、刺激神經的彈片……堪稱一對革命患難夫妻。艱險的長征途中尤甚:榮辱與共、艱苦相依、感情篤深。

    遵義會議后,毛澤東率紅軍成功地四渡赤水,又揮師南渡烏江,威逼貴陽,日夜兼程,很快來到滇黔交界的盤縣境內,再往前走,就將進入云南省境。只要北渡金沙,紅軍就可以突破敵軍的重重包圍、扭轉被動局面了。就在這時,一場意想不到的災禍降臨到他的妻子賀子珍頭上。

    1935年4月23日,紅軍總衛生部休養連來到盤縣一個普通的小山村。中午時分,天空響起了嗡嗡的飛機聲,警衛員吳吉清急忙讓賀子珍隱蔽,但她不顧個人安危,組織安排傷員隱蔽。就在這時,敵機投下了炸彈。賀子珍頭上、胸脯上、臂膀上,到處鮮血涔涔,倒在血泊中。經醫生檢查,發現她身上17處負傷。賀子珍蘇醒后,對大家說:“我負傷的事請你們暫時不要告訴主席。他在前線指揮作戰很忙,不要再分他的心。請你們把我寄放在附近老百姓家里,將來革命勝利了再見面……”說完,又昏迷過去。

    目睹此狀,大家十分難過,特別是毛澤東專門派來負責照顧賀子珍的警衛員吳吉清焦急地問:“怎么辦?怎么辦?”戰友們一面急忙把血泊中的賀子珍抬上擔架,一面急派騎兵飛奔紅軍總部,通知毛澤東。

    不一會兒,村外傳來急促的馬蹄聲。身披大衣、一臉風塵的毛澤東一跳下馬,就快步走到賀子珍的身旁,彎下腰仔細端詳著不省人事的妻子,拉著她的手連呼:“子珍!子珍!……”想著妻子在革命中經歷的種種磨難,這位叱咤風云的紅軍統帥不禁輕輕捧著賀子珍的頭,抽泣起來。

    時光流轉,世事難料。1937年8月同毛澤東負氣訣別遠赴莫斯科、1939年正式與毛澤東徹底分手的賀子珍,因倍受異國煎熬而于1947年在老戰友王稼祥夫婦和羅榮桓夫婦的幫助下,并經毛澤東同意,帶著岸青、嬌嬌(即李敏)回到闊別十年的中國?;貒蟮馁R子珍,先是住在哈爾濱,后因身體原因借住在哥哥賀敏學上海家中。陳毅從上海市長崗位赴京上任后,安排她住進了自己在上海的住所——湖南路262號。后來,賀子珍在此住了近30年之久。

    1948年,在妹妹賀怡的建議下,賀子珍和嬌嬌分別用中文和俄文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賀子珍在信中說,我已經回到中國了,身體不太好,還在休養,并參加一些工作。在蘇聯的日子,比長征還要苦。最后她感謝毛澤東對自己母親和妹妹的照顧。毛澤東沒有回信,只是給嬌嬌拍了一封電報。一個月后,毛澤東派人把嬌嬌接到了北平西山,讓她在自己身邊生活、讀書。

    1950年,毛澤東給賀子珍回了一封信:“嬌嬌在我身邊很好,我很喜歡她。望你保重身體,革命第一,身體第一,他人第一,顧全大局,多看看社會主義建設?!憋@然,賀子珍要回到毛澤東身邊的愿望不可能實現了。由于對毛澤東的思念有增無減,女兒又不在身邊,賀子珍承擔的壓力越來越大了。

    1954年的一天,賀子珍在上海賀敏學家中休養。她偶然打開了收音機,聽到了毛澤東洪亮的聲音正在宣讀全國人大一屆一次會議開幕詞。賀子珍頓時呆住了。毛澤東的聲音對她的刺激太大了,她終于崩潰了。廣播播了一遍又一遍,她就聽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第二天,嫂子李立英才發現她僵坐在椅子上,已經神志不清。收音機開了一夜,也燒壞了。

    獲悉賀子珍病倒的消息,毛澤東在女兒李敏面前第一次流下了淚水。真乃“一日夫妻百日恩”呵,更何況二人曾經同甘苦、共患難了十年!他馬上托李敏給賀子珍帶去了一封信,要她遵醫囑治療,按時服藥,不要抽那么多煙。毛澤東的關心勝過任何良藥,癡情的賀子珍聽了毛澤東的話,身體很快就得以好轉。

    之后,李敏就成為了家庭的“特命全權大使”,來往于北京、上海之間,充當起父母情感交流的“星空鵲橋”。對女兒的每一次探母之行,毛澤東都要親自為她打點行裝,備好各種北京的土特產。同樣,每次回京,賀子珍也總是讓女兒大包小包地捎上毛澤東當年愛吃的時鮮蔬菜。

    為負傷的親人流淚,為分手了的前妻之病痛煎熬落淚,彰顯了毛澤東有血有肉、兒女情長的感人一面。

翻越甘竹山半山腰上慟哭被敵機炸死的警衛班長胡昌保

    毛澤東在指揮紅軍飛渡天險大渡河后,于1935年6月上旬的一天,親率軍委縱隊翻越二郎山附近的甘竹山。他和警衛員一起艱難地往山上爬。途中,毛澤東不時地講故事和笑話,逗得大家直笑。走到半山腰的開闊地時,他說:“歇歇腳吧!”說著,就在一塊光溜溜的石頭上坐了下來,大家也圍著他坐下。

    正在說笑之際,忽然,毛澤東的警衛班長胡昌保擺手示意大家停下。這時,大家才聽清天上響起了嗡嗡的馬達聲,抬頭一看,從東南方向來了幾架敵機。毛澤東急忙讓大家隱蔽,可來不及了。人們還沒來得及跑開,敵機便俯沖下來,扔下了幾顆炸彈。呼嘯的炸彈成群落地開花,爆炸聲震耳欲聾。其中一顆炸彈落在離毛澤東很近的地方。

    眼疾手快的警衛班長胡昌保大喊一聲“主席——”,隨即猛地向毛澤東撲去,趁勢將他推向一邊。瞬間,毛澤東剛剛休息的地方騰起了煙柱。大家不顧一切地圍了過來,只見胡昌保雙眼緊閉,渾身是血,倒在地上。所幸,毛澤東沒有受傷。

    滿身塵土的毛澤東蹲在胡昌保身旁,一邊用手撫摸著他的頭,一邊輕輕地呼喚著:“小胡,昌保同志……”在毛澤東的呼喚下,胡昌保緩緩地蘇醒過來。他微微睜開雙眼,看到毛主席就在身邊,忙問:“主席,您受傷沒有?”

    “沒有,小胡,我很好!”胡昌保臉上露出放心的笑容。

    毛澤東連忙喊衛生員給胡昌保包扎。

    “主席,我不行了……還是留給……”

    毛澤東哽咽地說:“昌保,你會好的!”

    胡昌保躺在毛澤東的懷里,望著圍在身旁的警衛班戰友們,緩緩而吃力地說:“同志們,不要難過!你們替我保衛好主席吧!”

    胡昌??粗蠹?,然后慢慢地閉上眼睛,頭一歪,倒在了毛澤東的懷中。

    毛澤東把胡昌保輕輕放下,叫人取來一條毛毯,蓋在烈士遺體上。

    面對為保護自己而犧牲的戰士,毛澤東再也抑制不住悲痛,淚水從寬闊的臉頰上不停地流了下來……

    毛澤東為警衛流淚,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就應該做這樣的身邊人。當警衛班長胡昌保躺在毛澤東的懷中犧牲時,毛澤東流淚了。一代偉人把自己不輕易流的淚水,流給了自己的警衛班長。因為,這位班長不僅救了毛澤東的命,他更是一位品格高尚、工作負責、為人真誠的人,毛澤東的眼淚,更多的是送給了胡昌保的品格和精神。

聽聞百姓遭災而難過流淚

    農民出身的毛澤東和農民有一種天然的感情,因為農民,毛澤東曾經流下眼淚。

    1950年夏天,安徽、河南交界地區突降大暴雨,而且,大暴雨連續下了半個多月也沒停。大暴雨引發了罕見的大洪水。洪水迅速順著淮河河道下流,流到淮北地區時,很快就溢出河道。剛剛獲得解放不久,正在進行土地改革的淮北地區,一下子就被泡在了洪水里。農民的房屋被沖毀,大片土地被淹。特別是,由于洪水來得突然,許多民眾來不及逃避而被淹死。有的農民為了逃避洪水,只好爬到了樹上,但被洪水沖來的毒蛇也都爬到了樹上。出現了人蛇共爭一棵樹的現象。結果,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人蛇共處一樹,許多農民不幸被毒蛇活活咬死了。洪水過后,淮北成了一片澤國。人無糧,馬無草,許多人被餓死。當時,隱藏在淮北地區的國民黨特務和反革命分子也趁機造謠說,老天發怒,要共產黨坐不穩江山。在突如其來的自然災害面前,淮北民眾處在驚恐和慌亂之中,生計也陷入了困境。

    當時,安徽省委對災區民眾十分關心,除了組織抗洪和救濟災民外,還立即組織干部下去調查。調查者的足跡幾乎踏遍了整個淮北地區。調查者回來后,以省委的名義寫了一份淮北災情的報告。這份報告,以加急機要件,疾送北京中南海。

    1950年的夏季,南方大雨,北京卻是晴天,火熱的太陽把這個古老的城市烤得像蒸籠一般。盡管毛澤東住在中南海,四面環水,但也沒有多少涼意。在這個酷熱的夏天,毛澤東正在精心領導著恢復國民經濟工作,指導新區進行土改,同時他還密切關注著已經爆發了戰爭的朝鮮局勢。

    關于淮河出現洪水的情況,毛澤東早幾天就知道了。他很關心洪水造成的民眾受災情況,關注著民眾的生產、生活和那里的土地改革工作。但是,當時他還不知道淮河的泛濫給淮北人民造成如此重大損失。

    7月20日這天,毛澤東正在忍受著酷暑,在菊香書屋批閱文件,他身邊的工作人員急匆匆地送來一份機要急件。

    毛澤東放下手中的文件,打開送來的機要急件一看,是華東軍政委員會關于1950年淮河大水受災情況的電報。毛澤東讀著電報,臉上立刻浮現出沉重的表情。當即批示:“除目前防救外,須考慮根治辦法,現在開始準備,秋起即組織大規模導淮工程,期以一年完成導淮,免去明年水患。請邀集有關人員討論:(一)目前防救,(二)根本導淮問題?!?/span>

    8月5日,中共安徽省委關于淮北遭受洪災情況的報告的機要急件送到了毛澤東手中,急件中說:“今年水勢之大,受災之慘,不僅重于去年,且為百年來所未有?;幢?0個縣、淮南沿岸7個縣均受淹……其中不少是全村沉沒。由于水勢兇猛,群眾來不及逃走,或攀登樹上、失足墜水(有在樹上被毒蛇咬死者),或船小浪大、翻船而死者,統計489人,受災人口共990余萬,約占皖北人口之半……由于這些原因,干群均極悲觀,災民遇到干部多抱頭大哭……”

    當毛澤東讀到這份機要急件中寫的“有些災民因躲避洪水不及,爬到樹上,被毒蛇咬死”這些文字時,不禁難過地黯然落下了傷心的淚水。

    隨即,他在電報中“由于水勢兇猛,來不及逃走……”“不少是全村沉沒”“被毒蛇咬死者”“今后水災威脅仍極嚴重”“多抱頭大哭”等處下邊,著重地畫上了橫線。并在電報上給周恩來寫了批示:“請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導淮計劃,送我一閱。此計劃8月份務必作好,由政務院通過,秋初即開始動工?!敝芏鱽砀鶕珴蓶|的指示,在抓救災的同時,加緊了對治淮工程的具體部署。8月底治淮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在周恩來總理主持下對淮河水情、治淮方針及1951年應辦工程作了反復研討,為政務院發布治淮決定作了充分準備。之后,治淮工程緊鑼密鼓一步步有序推進。

    毛澤東一直關注著治淮工程,當他看到從治淮工地上傳來的一份份捷報時,十分高興。1951年5月,由邵力子擔任中央治淮視察團的團長,率團去治淮工地視察。行前,毛澤東親自會見了邵力子,關照他們視察中要了解的情況和需要詳細詢問的問題。最后,毛澤東親筆題詞:“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苯猩磉吂ぷ魅藛T把這個題詞制成4面錦旗,由邵力子代表他把這4面錦旗分送給奮戰蘇北運河等治淮水利工地的淮委及豫、皖、蘇3省治淮機構,并發表《告淮河流域同胞書》。毛澤東的親筆題詞送到治淮指揮機關,消息和毛澤東的題詞迅速傳遍工地,工地上一片歡騰,進度倍增……

    無獨有偶。1975年夏天,由于連降暴雨,河南省南部發生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洪澇災害,造成河堤潰決,水庫坍塌,駐馬店、許昌、南陽等地區30多個縣(市)嚴重受災,當地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遭受重大損失。一天,工作人員給毛澤東讀有關河南水災的內部報道。

    當讀到受災某縣仍有大批群眾處于危難之中,解放軍救援隊伍趕到現場已有幾十名群眾喪生時,工作人員忽然聽到抽泣聲。

    工作人員這才發現,毛澤東眼中早已浸滿淚水,面部表情極為傷感。為了避免術后的眼睛受到感染,工作人員用消毒毛巾為他擦拭眼睛。毛澤東自言自語道:“我這個人感情越來越脆弱了。我一聽到天災人禍,就忍不住傷心?!?/span>

    還有一次,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河北唐山、豐南一帶發生了7.8級的強烈地震,隨后又出現多次余震。擁有百萬人口的工業城市唐山被夷為一片廢墟,人民生命財產蒙受重大損失。這時,毛澤東許多時間處在昏迷半昏迷狀態,靠鼻飼生活。但他清醒時仍十分關心唐山震情。他身邊的醫療組成員、神經病學和老年醫學專家王新德回憶道:“送來的地震情況匯報,主席不顧個人病重,都要親自過目。這場地震傷亡達二十四萬多人,其他的損失難以估量。當秘書報告地震造成極其慘重的損失后,主席哭了——我第一次親見主席嚎啕大哭?!边@體現著他把對黨和國家根本命運的深切關注與千千萬萬基層百姓的根本利益及眼前安危冷暖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聽周恩來訃告及其悼詞時涌出淚水

    1976年1月8日上午9點57分。為黨和人民的事業鞠躬盡瘁、耗盡了心血的周恩來總理病逝。在這之前的十幾個小時內,周恩來的病情報告便不斷送到主席這里來。毛澤東靜靜地看著這一份又一份的病危報告,治療方案、搶救方案的報告。

    周總理的心臟停止了跳動,中央警衛團團長張耀祠得知這一噩耗,馬上來到毛澤東主席的大廳,告訴了在毛澤東臥室值班的護士。中午吃過飯后,毛澤東休息了兩個小時,下午3點多鐘,政治局派人送來了周總理逝世的訃告清樣。值班護士小孟收下來,看毛主席睡醒覺,精神還算可以,她決定找機會把總理逝世的消息告訴毛主席。

    按照慣例,這時小孟給毛澤東主席讀報,讀文件。她先讀了些別的內容,然后她覺得再也沒法隱瞞了,便稍稍停頓了一會兒,拿起那張訃告清樣,她一向很高的嗓門,很快的速度,忽然變得低沉、緩慢:“中國人民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杰出的共產主義戰士周恩來同志,因患癌癥,醫治無效,于1976年……”

    毛澤東聽著聽著,慢慢地閉上了眼睛,緊鎖起眉頭,不一會兒,閉著的眼睛里漸漸溢出兩行淚水,一直流到了臉頰。小孟自己已經哭出聲來,泣不成句地堅持讀完了訃告。

    身在重病中的毛澤東沒有說一句話,只任淚水默默地流淌,淚水流過了面頰,流到了嘴角,流到了脖頸。他始終不說一句話。此時,能用什么話來表達感情于萬一,幾十年同舟共濟,幾十年風風雨雨,幾十年來的得力助手,周恩來先走一步,永遠離去了。這對于毛澤東來說,無疑是個沉重的打擊。長年多病,身心交瘁,力不從心,他不能不觸景生情了。

    14日下午,工作人員為毛澤東念中央送審的周恩來追悼大會上的悼詞稿。

    聽悼詞時,毛澤東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失聲痛哭。這在毛澤東是極少見的。

    這其中無疑有對自己戰友的深切懷念,同時也可能有他對黨和國家未來命運的強烈關注和深深的隱憂。

    (節選自《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有刪減)

北京快中彩规则